險惡的「落漈」水流湍急,季風強勁,渡海來台的漢人往往都是「十去,三留、二死、五回頭」,在鬼門關的先民們,在地理上與大陸分離,在海洋中的孤島中生存與建立聚落、城市,文明逐漸聚集繁盛,融合了來自四面人們的文化與信仰,一起在此生活。

就像台灣先民來台開墾一般,每次搭起圍籬施工,就像是在人文地理上劃境了一塊飛地,師傅們在城市劃立了一座孤島,在荒地中搭建一層一層的建築骨骼。城市工地猶如海洋中獨立的島域,每日,島內不斷地持續在完成與未完成間過渡。

他們是開墾者,他們建築文明。

而文明必有神,神做為人們趨吉避凶的膜拜訴願對像,祈求神明保佑人民安居樂業、保佑身體健康、保佑出入安全、保佑重要的人事物。而作為荒島的守護神,除了天公、天地眾神、土地公與地基主外,在現代社會中的當代人造產物中,無非就是在工地週遭保護著師傅們安全的電動旗手們。

在人來人往的繁雜城市中,人的法律亦賦予「它」正當性 ,使它必然出現在工地週遭中,代替著人們的肉身,張開雙手擋住每一道迎面的險惡,猶如曾經保佑著渡過黑水溝先民的海洋神明,抵擋前方未知的災厄。

在與人們長久共處的歲月裡,大部分的師傅將它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同事,它們被親切地暱稱為:阿呆、楊領班、傑克、麥克、安妮、瑪丹娜等。在法律規定千篇一律的工廠臉孔、身材、施工背心、安全帽及指揮棒下,人們亦寄託了自己的情感,或添加了長髮、或立體了妝容、或纏繞不同的光束。

它們,擁有了自己獨特的樣子,它們,擁有了人們對它的愛。

人們的氣味經年累月地殘留在它們身上,週遭環境讓這些守護者們長出了人性,你可以看到中南部的野生,離島的生猛。我想讓它們這次在精緻的服妝、造型、塑像、成像,營造一點神性外,亦能從在一朝一會,街頭相遇的鏡頭中,一窺台灣工地的地景面貌,與城市神明的現代性精神。

※根據《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》第21規定,在進行道路作業或鄰近道路作業的工作場所,為了防止車輛突入,需配置有交通引導人員,若太過危險,則需要在人員前方配置規定的裝扮的電動旗手加以保護。
 

展覽時間 | 2019/11/15-2020/03/01
策展人|廖小子、楊雅翔
藝術家|廖小子、李育昇、鐘聖雄
執行單位|谷汩文化Group.G

 

【藝術家介紹】
廖小子
一名靠著藝術力過活的設計師,辦過一本雜誌,也是兩家獨立書店的老闆,以及酒商,兼任樂團槍枝改造技師,a.k.a.稿子的冒險王,草稿與成品完全是兩回事的男人。
1981年生,自大學時期即擁有豐富各式規模展覽經驗並親自規劃策展工作,並與多家出版社合作。作品範圍跨藝術創作、書籍唱片封面、展場設計、視覺識別。現為小子製作肝臟。座右銘是「打不過他就加入他」。
 

李育昇
1983年生於洋裁家族,耳濡目染下習得家學技藝,2003年開始參與劇場相關視覺與美術服裝設計。作品光譜涉獵廣泛,現代寫實、形式風格、傳統戲曲皆專精擅長, 目前活躍於臺灣劇場。
2007年獲邀參展11th Prague Quadrennial「第十一屆布拉格劇場藝術四年展」代表台灣國家館服裝設計。
2008年作品《劉三妹》獲「第四十三屆電視金鐘獎最佳美術設計」。
2014年作品《曹七巧》由國際劇場組織OISTAT收錄于「世界劇場設計年鑑1990-2005」。
2016年作品《赤鬼》、《哈姆雷》雙入圍WSD世界劇場設計大展服裝設計決選2017年作品《狂起》獲邀參演「國際曼谷藝術節」,並獲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國際劇評人協會 ( IATC ) 頒發「最佳藝術指導」個人獎。


鐘聖雄
出生在台中成長於高雄的彰化人。小時候經常在工地獨自玩沙,最深刻的童年印象除了老爸不停在和很多人吵架和打架之外,就是他帶著他去看色情電影、牛肉場,還有許多在工寮裡發生的事。彰化高中、輔大英文系、台大新聞所畢業,開始工作後很常被警察說是假記者。
自認對攝影沒有太多狂熱,很多時候就是拿相機當蒐證工具,幾年下來竟然出了書開過攝影展,因此偶爾會被稱為攝影師。如果可以的話,希望可以被稱為記者就行了。其他幹過的怪事,網路上搜搜就有,知不知道都沒差,最奇怪的是,不管名字有沒有被打對,找到的都還是我。

※ Photo Credit:CMP PJ Foundation、Photography by Lecopoce林家緯

BACK TO TOP